大數據創新“問題青少年”研究范式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更新時間:2019-07-17

以互聯網為基礎的信息技術變革正在改變著人類的生活方式、行為方式和思維方式。大數據的突出特征即數據的多樣性、復雜性和深刻性。探尋和構建數據之間的關聯關系,對于推動問題青少年研究的范式變革無疑有積極作用。

大數據促進問題青少年研究新轉向。第一,總體數據研究更趨精確性。傳統問題青少年研究數據收集以推斷統計和隨機抽樣為主要方式,這就不可避免地帶來了數據上的以偏概全和代表性偏差的局限性。大數據是對全體數據的分析,所以,其數據的精準性能夠得到保證,同時也會帶來樣本的多樣性和異質性。

第二,大數據平臺建設成為必需。搭建一個公正、合理和全面的有關問題青少年研究的大數據平臺是推動問題青少年研究面對大數據時代挑戰的不可或缺的步驟。大數據平臺涵蓋問題青少年的教育、矯正、解矯與幫扶等研究數據,包括問題青少年的教育學、心理學、社會學及司法學等學科文獻,它不但可以成為加強和引領問題青少年研究更趨科學化和專業化的強大數據文庫,同時也會成為政府部門制定政策的數據支撐。

第三,各學科之間融合趨勢明顯。大數據時代背景下的問題青少年研究將打破學科界限,實現以問題為中心,以方法為支撐,以技術為引領,有效地將問題青少年個體與社會文化背景相結合,從更廣闊的視野來探索問題青少年的心理和行為規律,并對問題青少年的行為進行預測。

第四,數據解讀更為關鍵。大數據時代數據獲取的便利性和易取性,數據割裂、數據迷信等可能會成為當前問題青少年研究不可忽視的研究趨向,同時也凸顯了對數據解讀的重要性和艱難性。數據可以量化,但是僅憑量化還不足以探究問題青少年的心理和行為特征,數據之間的關聯關系只是構成問題青少年的表面行為特征,全面構建和深入挖掘數據背后問題青少年的內心世界與廣闊的社會文化背景之間的深刻聯系才是需要關注的。這對數據研究者的敏銳洞察力和深刻思想提出了更高要求。

第五,研究方法的互補與融合。傳統上,問題青少年研究以實證研究方法為主,與其他研究方法之間總是缺少必要的對話和融合。大數據時代,不同學科的融合會催生多元化研究方法齊頭并進。依靠客觀的實證研究方法僅僅揭示問題青少年行為的表面特征,而難以顧及和深入到問題青少年復雜的內心世界。這表明,實證研究方法雖然可以揭示問題青少年變量關系,但很難深入探究和構建變量變化背后的深層次原因。大數據時代,促進量化與質化方法的對話、主觀與客觀研究方式的互補、腦成像技術與辯證思維研究手段的兼容并包等,將是問題青少年研究方法的未來發展態勢。

問題青少年研究是一個涵蓋教育學、心理學、社會學及司法學等諸多學科的交叉研究領域。它的當代發展天然地帶有多學科的屬性。對于問題青少年這一特殊研究對象而言,從大數據視野上,他們的任何心理和行為的數據都是互聯網絡節點上數據處理和彰顯的結果,是個體的內部腦神經活動和外部社會文化活動互動的體現。問題青少年研究可能不像自然科學那樣在結果上具備可重復性、可驗證性和唯一性等特征,這就需要對數據予以審慎思考和理性把握;同時,僅僅為了維系問題青少年研究過程的科學性而過于關注人的客觀性,罔顧人的主觀性,則有陷入還原論的風險。

隨著文化神經科學的發展,構建問題青少年研究新范式應以問題青少年的腦神經網絡和社會文化網絡互動為核心。該范式以大科學觀為統領,以大數據思維為指南,綜合運用腦認知無損傷腦成像技術、神經科學理論、教育學、心理學及其他學科的理論主張,深入考察問題青少年的心理、行為與腦認知機制之間的規律,實現最廣闊的文化背景與最微觀的腦神經網絡之間的互動。從學科研究視角,打破問題青少年研究的各學科的壁壘,廣泛吸收以神經生物學為代表的自然科學知識和以教育學為代表的社會科學知識,整合各學科力量,促進學科間的融通。從研究方法層面,不拘泥于單一實證研究方法的中心地位,推動以方法為中心轉向以問題青少年面臨的問題為中心,以多元化研究方法為支撐。在技術手段層面,以腦成像技術為引領,對問題青少年腦神經網絡進行深入探索,從生物學層面探究和建構問題青少年違紀、違規和違法內在生理機制,為問題青少年的教育、矯正、解矯和幫扶尋找根本原因和依據,繼而揭示問題青少年心理活動和行為的基本定律。

不可否認,大數據在帶來問題青少年研究范式變革的同時,也蘊含一定風險,包括諸如大數據的停滯性、研究者對大數據的抗拒心理、大數據的泛濫以及問題青少年隱私泄漏等,研究人員應對此高度重視。

(作者單位:魯東大學教育科學學院)



老时时2011081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