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一體化發展應是水平分工
來源:解放日報 更新時間:2019-07-17

 真正的一體化,不應只是單向接軌,而要雙向接軌。如果說接軌是“水龍頭”與“水管”,那么項目就是“水池中的魚”。只有“水池”連通,才能讓“魚”自由來回游動且更好地成長

周振華曾多次表示,上海打造卓越的全球城市,需要融入周邊區域并發揮核心城市作用,在長三角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中,拓展空間,提升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長三角一體化上升為國家戰略后,他有何新思考?

一體化的聯系應是多層次的

記者:曾聽您說過,區域內城市之間的功能分工協同這種網絡空間,不能是單純的“中心—外圍”模型,而是每個網絡節點都是平等的。如今不少長三角城市公認上海為“中心”與“龍頭”,您怎么看?

周振華:長三角一體化的聯系應該是多層次的,而不是全部城市都一定要與上海互動。比如,安徽馬鞍山首先應當考慮的是,如何與南京形成較好的互動,以南京都市圈為主與上海進行聯系,被納入杭州都市圈的城市亦是如此。

以前,上海與蘇浙皖之間是一個產業垂直分工、梯度轉移的關系,所以各地都強調“接軌上海”“接受上海輻射”。真正的區域一體化發展是水平分工。以長三角為例,水平分工意味著周邊城市的一些細分功能、產業、環節或領域的發展要勝過上海,比如杭州的互聯網產業水平可能高于上海,這樣才能更好地與上海金融中心形成水平分工。

上海定位為全球城市,但不是“全能城市”“超能城市”。由于水平分工,上海部分城市功能才能得到有效疏解,這也可以為上海新功能打造和功能水平提升騰出空間。長三角各地應發揮某一項城市功能、某一種產業優勢,在各節點間形成分工協同的格局。

接軌不應只是單向而要雙向

記者:在分工問題上,如今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強調“更高質量”,不少人認為要先“做大蛋糕”,暫且不談“分蛋糕”的問題,這樣行嗎?

周振華:一體化發展中,“做大蛋糕”和“分蛋糕”應當同時進行,缺乏專業化的水平分工會導致過度競爭,只有更為專業化的分工才能夠真正將總量做大。

記者:都說“分蛋糕”難,您有何高招?

周振華:建立有效的利益協調機制是關鍵,其中包括政策、跨地區項目、生態治理等方面協調各方的利益訴求。這也是長三角一體化中的“老問題”了。以前不少地方強調“接軌上海”,現在流行說“融入上海”,但是載體一直都是項目承接。我認為真正的一體化,不應只是單向接軌,而要雙向接軌。如果說接軌是“水龍頭”與“水管”,那么項目就是“水池中的魚”。只有“水池”連通,才能讓“魚”自由來回游動且更好地成長,否則只是把“魚”買來賣去或是搬去搬來。

我認為一體化的更好載體應當是在空間不鄰近的區域之間,建立“雙向飛地”,并探索建立利益協調機制,統籌招商、建設、管理等。比如上海孵化的科技成果轉化項目,缺少成果產業化的空間,缺乏土地、勞動成本等要素,而如果是兩地政府共同開發“雙向飛地”,上海有創客中心、孵化基地,在長三角另一個地方,可以有與之相關的、兩地政府共同參與的成果產業化,雙方都能夠從中受益,這是共贏。

記者:跳出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是否有“他山之石”?

周振華:粵港澳之間,產業互補性程度較高,廣州和深圳的產業創新和發展能力很強,而香港服務業是強項,它們共同表現出的經濟活力和能量都很大。香港的服務,是面向全球至少輻射亞太地區,因此廣東的產業“走出去”,很大程度上借助了香港的通道作用,包括市場調查、融資、法律咨詢等服務。與粵港澳相比,長三角地區之間制造業和服務業發展水平差距不大,但上海的服務業與香港相比,能級相對較低。上海應當有爭奪亞太地區產業供應鏈核心節點的目標,上海背后的長三角與中國大陸地區,具有廣闊的潛在消費市場規模,這是大型跨國公司考慮的重點。

長三角一體化更有制度創新上的示范意義。粵港澳雖涉及“一國兩制”,但廣東省內部利益協調相對較為順暢,而長三角三省一市有四個不同省級行政區劃,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經驗和模式更具推廣意義。

(周振華研究員是上海市全球城市研究院院長、上海經濟學會會長)



老时时2011081901